透雨

离别的一天,因为说出口,所以情绪变得不一样,甚至有点奇怪。紧张,心悸。画面无关感情的有点震撼。那个人穿着深色的正装,大踏步走过,伙伴们大声叫他的名字,周身昏暗,转身要仰头看,他回了头,光打在脸颊上,看了一眼,转身走了。
之后半天无意识地飘向远方发呆,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这样做了。
最后的印象是他挺拔的背脊,走向台下。

评论